女童踩尿摔死不立案 詳解女童踩尿摔死事件始末

2019-06-28     <<返回首頁

  女童踩尿摔死不立案 詳解女童踩尿摔死事件始末  出軌對象第一次照看女童大腿骨折尸檢報告中,子琳頭面部的多處傷痕 除了傷,子琳的尸體上還有很多針孔。   廣西一歲半女童意外死亡 警方處理方式遭關注質疑
  廣西一歲半女童意外死亡事件調查

南寧市公安局江南分局出具的不予立案通知書。受訪者供圖
  1歲半的小女兒夭亡快1年了,29歲的鄧麗紅一直沒有從失去孩子的陰影中走出來。
  對于這位剛剛離婚的單親媽媽來說,女兒鄧子琳的死太離奇了——事發時現場唯一的當事人、跟丈夫居住在一起的女性陸霞(化名)稱,孩子是在其照看期間,在地板上撒尿后踩到尿液不慎摔傷了頭部,送醫不治而亡。而在女兒被送醫院后,參與搶救的醫生專門提醒她趕快報警。
  鄧子琳夭亡后,廣西金桂司法鑒定中心出具的司法鑒定意見書上則記載著,鄧子琳頭面部存在8處陳舊性傷痕。“如果不存在人為虐待,只是不小心跌倒摔傷,怎么會有這么多陳舊性傷痕呢?”
  事件發生后,南寧市公安局江南分局、南寧市江南區人民檢察院、南寧市人民檢察院多次對鄧麗紅的控告進行調查,給出的答復都是,目前沒有證據能證實陸霞對鄧子琳實施了故意傷害行為或者對鄧子琳的死亡結果在主觀上存在過失,也沒有證據證實鄧麗紅的前夫鄧某對鄧子琳實施了虐待、遺棄行為,暫不存在違法犯罪事實。
  這起幼童意外死亡事件經當地媒體曝光后,引發社會各界廣泛關注,對孩子的死因和警方的處理方式提出了質疑。帶著種種疑問,中國青年報·中青在線記者在當地展開了調查。
  “我就想知道我的孩子到底經歷了什么?”
  鄧麗紅和鄧某是廣西壯族自治區崇左市寧明縣海淵鎮的同鄉,2012年兩人領取結婚證。2015年,鄧麗紅生下大女兒。2016年11月,兩人的小女兒鄧子琳出生。
  小女兒7個月大時,鄧某離家出走,再也沒有回家。
  鄧麗紅通過親友了解到,鄧某已到南寧上班,并跟另一名女子陸霞居住在一起。丈夫的這種背叛行為讓她感到傷心,更讓她憤怒的是,陸霞有一次還打電話向她挑釁,告知她鄧某在陸的老家,跟陸的爸爸一起喝酒。
  起初,鄧麗紅將兩個女兒帶在自己身邊,但后來丈夫鄧某對她不管不顧,為了養活自己和孩子,2017年8月,她把兩個年幼的女兒托付給其奶奶(鄧某的母親)照料后,只身來到南寧,在一家餐廳做服務員。
  “開始奶奶把孩子照顧得很好,我也很放心。”鄧麗紅說,那時候她一休假就回去看女兒,平時也會通過手機視頻向奶奶了解情況。
  2018年3月,奶奶有事,把孫女暫時交由鄧某照看,其間,鄧子琳摔斷了腿被送入醫院,經診斷為“右股骨中段骨折”,入院病情摘要記載患者因走路不慎摔倒所致,住院治療了12天。
  孩子病愈出院后,被接回奶奶家,鄧麗紅得知鄧子琳是在鄧某和陸霞看護期間出的事,便跟奶奶說,如果實在沒有時間看孩子,就打電話給她,讓她的母親帶。沒想到,奶奶并沒有把這話放在心上。
  幾個月后,奶奶再次有事將鄧子琳交給鄧某照料,慘劇發生了。
  2018年7月30日19時30分,鄧麗紅突然接到丈夫鄧某打來的電話,說鄧子琳正在醫院搶救,讓她趕緊過去。20分鐘后,鄧麗紅趕到南寧市第二人民醫院,等待她的卻是一份病危通知書。
  醫生表示,孩子被送到醫院時已無自主呼吸,經搶救后依靠呼吸機呼吸,生命垂危。
  后來,鄧麗紅得知,7月30日11時30分左右,鄧子琳顱腦損傷不能自主呼吸后,是陸霞冒用生母名義送醫,但當時她對鄧子琳的受傷表現異常平靜,讓醫務人員對其身份產生懷疑。直到當天19時30分,因鄧子琳情況危重,在鄧某母親強烈要求下,鄧某才通知鄧麗紅。
  鄧麗紅回憶說,當時參與搶救的一名醫生得知她是鄧子琳的生母后建議她報警。
  這位醫生向中國青年報·中青在線記者證實,自己當時的建議主要出于兩個方面的考慮:其一,搶救時,他了解到這個孩子前不久因為踩翻沙發滑下來搞成骨折,留下很大的疤痕,沒過多久孩子又滑倒撞到頭,導致重度顱腦損傷,前后不到幾個月時間,發生兩件事情,確實不太尋常;其二,這個孩子不到兩歲,不是太高,正常情況下朝前摔倒時,手還會有個保護作用,頭部不至于跌那么重。
  經過兩天的搶救,2018年8月1日7時,年僅一歲半的女童鄧子琳被宣布臨床死亡。在鄧麗紅及其家屬的要求下,8月2日,丈夫鄧某和她將孩子的遺體送去做了尸檢。
  廣西金桂司法鑒定中心出具的尸檢報告顯示,鄧子琳符合顱腦損傷出血致死。其左右額部皮膚淤青,額頂部、后枕部等多處有鈍性損傷,右拇指指尖、左足五趾趾端等處有針尖樣損傷,尖銳器刺扎可形成,其損傷廣泛密集,應為人為所致。
  “我就想知道我的孩子到底經歷了什么?”鄧麗紅說,鄧子琳兩次出事,都是鄧某和陸霞照看期間發生的。她質問鄧某時,鄧某表示他白天在外面工作,事情發生時是陸霞在照看孩子,而問及此事時,陸霞始終一言不發。
  記者試圖聯系鄧某,他以正在工作為由掛斷電話,再次撥打,他均不接電話。而陸霞也已經去廣東打工。
上一頁下一頁
var _hmt = _hmt || []; (function() { var hm = 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 hm.src = "https://hm.baidu.com/hm.js?44d5929b98ed1fd093ffc3d47ec712b9"; var s = document.getElementsByTagName("script")[0]; s.parentNode.insertBefore(hm, s); })();